好物

讀漫畫「看護工向前衝 」輕鬆認識長期照顧

之前在老師的推薦下,看了一套擺在學校櫃子裡的漫畫—看護工向前衝,並寫下書評,放在學校的專欄中,但我覺得看的人應該不多,有些可惜,好書當然一定要推薦一下囉~! 所以我將自己寫的書摘部分整理出來,放在網路上,讓更多朋友知道有這麼棒的一套漫畫,教大家了解長期照顧體系等議題。      

看護工向前衝  

看護工向前衝,日本原文為 ヘルプマン!! ,其作者為草花里樹。這種專門描述特定職業類型的漫畫,算是相當冷門的題材。在日本競爭激烈的漫畫市場當中可以生存下來,實屬不易,主要因為其題材跟目前日本所面對到老化的問題息息相關吧!

基本上,這部漫畫主要刻畫看護工工作的狀況,並探討日本看護保險制度描寫及反省。對即將推行長期照護保險制度的台灣,有很高的參考性。

每一部漫畫都有固定公式,所以這次介紹的漫畫也是有固定公式—即本來沒有方向–>之後因為促發事件–>投入某領域後,描寫主角體力用不完之熱血改變過程;而且故事中的主角一定要有對比;即一位看起來憨厚的人物和一位看起來很聰明冷靜的人物。

所以主角原本是沒有人生方向,經過一些歷程後(看見新聞、想著自己的奶奶之後的未來、看見死黨—阿仁進入老人養護機構工作),決心投入老人看護的職涯;而主角就是體力用不完,愛心永不耗竭,熱血再熱血的恩田和另一位冷靜聰明的主角—阿仁。

作者厲害之處,就是將嚴肅的老年人看護、機構、日本福利制度等,用輕鬆的方式描繪出來,讓讀者能夠比較容易看懂。我很訝異漫畫可以如此寫實地描繪出老人養護機構的故事,甚至討論制度問題。

主角一開始一股熱血的想要當老人看護,覺得老人很容易照顧,在知識不足、能力不足之下,魯莽地強迫機構負責人讓他進入機構當看護(機構負責人只讓他以實習身分開始)。當然可想而知,進去之後因為輕忽老人的照顧重要性,而導致許多的錯誤(如:因不了解每個老人的進食方式而將餐食送錯對象,把需要吃泥狀食物的餐食送給其他老人等),其中機構的前輩對著犯錯的恩田說了一句:「老人看護可是一件只要稍微不小心,就會導致『死亡』的工作」!當時,恩田心裡還納悶哪有這麼嚴重。不過,就現實層面,在日托中心的確需要有這些注意的部份。另外,對於失智老人需要誘導上廁所,在漫畫中也寫實地描繪出來。在這套漫畫中,由輕鬆的方式,讓還未經歷年老的大家,藉由漫畫中每一集不同的故事主題,引導大家建立對於老人照顧體系的概念,以及老年人會面臨的問題,使大家能夠用輕鬆的方式明白老年人的各種議題(如:失智、老人虐待、看護支援等主題)和需求,是一套值得閱讀的漫畫。

 

「自己想過什麼生活,答案只有本人知道」

這句話點醒了想盡辦法要對抗僵化腐敗的服務輸送體制的阿仁。在第集中,是探討「看護支援專員」篇,當中描述阿仁滿懷期待從機構照顧轉為看護監理人(類似台灣的照管專員),但在這當中他看到服務輸送的僵化、企業財團以營利為導向、與公家單位的冷淡,對使用者(即個案)造成許多的無奈與不公平。使用者一方面對於服務方案申請知識不足,不知道原來可以自行申請,另一方面,使用者有些為了能夠繼續有服務,不管服務方案是否合適,仍然隱忍下去。

故事以日本的介護保險實施看護服務為主題,延伸出許多日本目前看護服務事務所(專門管理使用者的公司)、監理人(專門評估寫方案)以及使用者(個案)之間所面臨到的困境。我們可以從兩方面來討論故事所描述的狀況。

  • 服務方面
  1. 看護工(照服員)品質參差不齊
  2. 看護工時數計算方式難以界定:如:都是同樣服務一小時,相對距離較遠的使用者所得到的服務時數,是否需要包含看護工的車程?在故事中,有些看護工會自動縮減服務時數以平衡車程。
  3. 車輛接送的問題:在故事中,若使用者需要前往就醫,事務所的方案需要寫入「看護計程車」的使用需求,其條件為—一人、一地、一台計程車。但是故事中看護計程車是隸屬在財團下的子公司中,因此公司為了想要營利,所以就讓計程車共乘使用者,將附近有登記看護計程車的使用者整合為一台,但是報給政府單位看的仍然是一人一台車,而從中申請經費由此獲利。
  4. 服務合作廠商問題:漫畫中的服務方案是由看護事務所評估輸送,所以從事務所到合作的服務介入項目都是財團以不同名稱設置,並從保險制度中獲利。
  5. 看護監理人問題:只照方案行事,忽略案主真正的需要,並受到集團營利施壓,不斷推銷個案不適當的服務方式,且為了達到使用率,而鼓吹個案使用服務達到額滿保險所定的時數或經費;如果有個案已經達到政府定的時數或經費,再推銷自費方案,以從個案中的服務方案獲利。
  • 政府方面
  1. 未處理的案件多
  2. 未積極介入調查
  3. 官商勾結—找議員向公辦單位施壓,要他們不要插手。

當阿仁發現這些問題是整個體制的問題,都不是靠個人的力量就能夠接手,但是,他仍然想要用自己微小的力量以小搏大。這樣的熱情起先遭到事務所老闆與同事的反彈,甚至老闆以加薪來使他不要再特異獨行。但是,心意已決的阿仁,信念不被環境與人為的因素所動搖,仍然要堅持真正的服務—貼近個案來了解他們真正所需要的服務是什麼。

當然,故事最後一定是阿仁堅強的信念影響身邊的人事物,大家一起加入改革服務的行列。阿仁不只影響同事對於服務利用的思維,也影響個案對於服務利用的想法。阿仁開始幫忙個案將不必要的服務刪除,並且依照個案的生活習慣及興趣安排適當的復健方式或是服務方式,讓個案也很訝異,原來服務也可以如此的利用。而故事中,那位財團的理事長,也因為自己中風後,到自己所開辦的日照中心接受服務,才發現原來提供這些服務是這麼不貼近個案者的需要。

當主角與同事們想辦法要對抗制度,阿仁對恩田說:「看護監理人就是要為利用者擬出最妥善的方案,因為企業腐敗到連這麼基本的事都做不到。」但恩田卻說出了一個重點:「作選擇的是爺爺奶奶,怎麼講的好像是你們選好提供的呢?不管好壞,最後都是由爺爺奶奶決定的吧。」就是這一句話點醒了阿仁,因為不管是對抗公司財團、或是政府制度,只要個案還是默不吭聲地配合隱忍,這樣腐敗的制度與財團營利式的服務輸送還會存在;因此他們也開始教育民眾要如何運用政府的資源,幫助民眾開始對於自己的服務方案有自主性。

反思台灣的長期照顧?

對照台灣的長期照顧體系,台灣是由「長期照顧管理中心」來統一評估及分配個案,依照個案需求提供服務(如:個案需要看護,就介紹看護人力),目前大多縣市都附屬在社會局當中,比較特別的是屏東市是由衛生局管理。而目前台灣的長照制度雖已經試辦16年,但法規體制才剛開始萌芽,「長期照顧管理中心」也面臨到一些課題需要解決,就如黃源協教授所指出:組織架構問題、人力配置問題、中心定位不明、專業人力質與量不足、照顧資源的不足與不均(城鄉差距)(黃源協,2007)。

其實這與漫畫中所提到的問題是有些雷同,也許這是發展中的一個過程,是需要大家一起解決面對。我認為,體制層面很難一時改變,但是可以改變的是人—個案管理師(看護監理人)和個案。就如漫畫中所描繪的,個管師需要對個案有更多的認識,真誠的與個案互動交流,才能真正地看見個案的需要,訂定適切的服務方案;個案也需要主動提出心中所想要的服務方式,這樣才能達到雙向溝通並提升服務效率。

目前台灣的個管師是由許多專業背景的人員所組成,如:社工師、護理師、復健師、職治師等。這是非常多元且能夠從不同角度認識個案的團隊。但是要如何引進更適合的人才,就有學者建議:照管人員專管專用、明確界定照管師的定位予以法律保障、政府應建制儲備完善之人力、發展證照以保障照管人員的專業性等(呂怡蓁、劉淑娟,2013),才能讓更多對於照管服務有熱情的專業人士加入。

上述都是都是針對體制架構方面來看,但是事實上,真實要面對的是我們服務者的心態,到底我們所提供的服務真的對個案適切嗎?這是值得我們細細思考的部分。

最後,再次推薦「看護工向前衝」這一套漫畫,真的值得一看。推薦大家可以先從第一集開始看,這是一套非常吸引人的好漫畫!